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替身女配不做人啦之持如履薄冰心 行勇猛精进事(9)

作者:众生皆苦派大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呼!

半炷香后,空气微微波动,王清源身前,一道残影逐渐凝实,慢慢显露出来一个中年人的身影。

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少年,中年人蹙眉:“真是不知轻重,寻常尚未筑基的普通人,怎么能够承受得住神通真意灌顶,祖窍神庭一沉沦,这一辈子算是醒不来了。”

但很快,中年人又露出几分笑意:“琴儿小小年纪,就创出近乎二阶神通,甚至天地意志降临,凝聚出来了传承的神通种子,若非是招法还显稚嫩,已经可以算是二阶了。”

一念及此,中年人叹息一声,再次看向王清源:“可惜,这第一次最接近创法心境的真意传承,就这样浪费了。”

想了想,一把抓起王清源,中年人身形不动,等到数息后,就看到他与手中王清源的身影逐渐变得虚幻,再过一息就成为残影,很快消失不见。

夕阳渐落,进山的浑天峰弟子续归来。

“什么人躺在那里!身上还有狼血!”

“是他!”

……

冬夜的寒意很重,山中更冷,屋檐下的冰凌更粗了。

茅草屋中,灯火摇曳,明灭不定,王清源是被寒意拉起身的,他先是猛地摇摇头,脑袋有些生疼,既而就察觉到不对。

“我的祖窍神庭中,这是……”

王清源悚然一惊,此刻,在他的神庭识海中,赫然出现了一轮一丈来高的太阳,在那光阴种子之下沉浮,金色阳光温暖,并不炽烈,也不刺眼,就那么悬浮在识海上空,将整个神庭照得如圣境一般。

精神力缓缓靠近,并未感受到丝毫灼热之意,反而很轻松地就渗透进去,瞬间,一股明悟涌上心头。

“寻阳指!朝阳初升,普照大地,无限光明……”

半炷香后。

王清源睁开双眼,目光就变得有些复杂,虽然不清楚那祖窍神庭中的异样到底是什么,但他却从中得到了一门名为《升阳指》的神通,这是一门指法,阳和纯净,却也不乏凌厉,乃是修行中人筑基之后,才能参悟修习的神通。

“灵州杨家,杨琴!”

王清源深吸一口气,这样的经历简直和梦幻一般,一个谜一般的女子,居然就这样将新创的一门至少达到三阶之境的神通传授给了他,那一瞬间的感受,简直像神灵一般,面对那一指,他根本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力。

当然,现在他虽然得承了这一门指法,各种元气运行的轨迹,行走的经络路线都历历在目,却也不可能立即学会,那需要成功筑基,练出自身元气,眼下的他,只能学习运用其中的一些最粗浅的手段。

看窗外明月如盘,高悬九天,王清源心中一定,打坐调息起来。

……

寒风渐起,立冬后的第一个月末,浑天峰中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

雪花一簇簇,一汪碧湖早已凝成了碧玉,再铺上了一层雪白的毛毡,只剩下岸边一片腊梅初开,幽香传十里,沁入心肺。

道士静守演武,七层《玄天功》的拳架子一尘不变,此后又是一趟五行拳,也是中规中矩;王清源也照常修行,一如往昔。

大半个月下来,一天三顿妖虎肉汤进补,王清源日夜修行,第四层《玄天功》也势如破竹,在前天彻底步入圆满之境,甚至每天辰时之前向道士静守请益,第五层《玄天功》的种种关隘也逐渐被打通,只差一些体悟,就可圆融贯通。

此刻,第四层圆满的《玄天功》迸发,气血勃发,王清源脚步微错,周身气息一变,就站起了阴阳桩,与此同时,他双手缓缓抬起,开始借助演练四层《玄天功》的拳架子来推动一身气血流淌。

既而,一股无形的波动自王清源身上浮现,祖窍神庭东方,两点星芒浮现,彼此呼应,如两根峥嵘双角,连带着王清源的气质也骤然间变化。

如果说此前的王清源只是气息凌厉而锋锐,那么现在就更多了一分古老与沧桑,且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霸道和峥嵘,仿佛沉淀酝酿了漫长的岁月。

这样的气质改变,就是《光阴刀》第一重练成之后赋予王清源的,在第四层《玄天功》圆满之际,王清源就一鼓作气,贯通第二枚星窍,这第一处星位,也在那一天被真正点亮。

远比之前强盛了数倍的精神力,在慑魂上的功夫也更进一层,又生出了种种妙用,随着《光阴刀》的修习深入,时月流逝,王清源愈感到其中的博大精深,难以想象,若是修到第十三重境界,掌握岁月之力,会是怎样的光景。

此刻,王清源勾动精神力,渗入每一寸肌体皮肉,筋骨之间,气血奔腾,开始随着一层层《玄天功》的拳架子运转、流淌,行走到肉身的每一处角落。

自第一层《玄天功》一直到达第四层,虽然拳架子的演练比之前要慢上些许,但是等到王清源完成第四层《玄天功》,拳架子一变,就自然而然地步入了第五层。

半炷香后。

肉身气血消耗剧烈,腹中传出饥饿感,王清源停下动作,但是此时他浑身热气腾腾,肌体红润,血气灼热,全身两百零六块骨头传递出来淡淡的酥麻感。

……

王清源有些感慨,在不到一个月之前,他还只是入门筑基功第二层的功力,甚至都苦修了近一年,却没想到来这玄天道山浑天峰后,却有了如此多的际遇,连玄天道闻名天下的十层筑基功《玄天功》,也在短短的时间内修到了第五层,若是在宜城的时候,是万万不敢想象的。

王清源蹙眉,随着《玄天功》功力的加深,越到后面,涉及到的**奥秘愈多,很多时候,即便有精神力见微知著,也不能够立即领悟,需要后来悉心琢磨,才能够慢慢吃透。

现在,王清源就现,自己似乎到了一个瓶颈,这第五层《玄天功》的圆满之境,怕就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晋升的了,精神力不是万能的,这么多年来熟读圣贤经典,乃至一年多时月翻阅道经佛典的种种积累,到了而今,恐怕有了渐渐耗尽的趋势。

一个时辰后,浑天峰。

明月渐起,院落依然清冷,火盆生起,将灯油与凝结的墨锭置于一边缓缓化开。

王清源磨墨,半截小指长的墨条已经很难把握了,有些臭的墨汁在缺角的砚台中荡漾,映着跳动的火苗,墨汁荡漾,火光乍碎,仿佛银花绽放。

虬结的兔毫笔用温水泡开,剔除几根翘起的杂毛,看上去已经不能再用几次了。

一张焦黄的麻纸铺开,王清源点墨,沾水,落笔。

笔尖墨汁凝结成珠,王清源敛神,拉开一道墨痕,他的笔墨不复杂,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简单。笔落,墨起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暗,谁能极之?

冯翼惟象,何以识之?

明明暗暗,惟时何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

朝阳不管是什么季节,都是温和的,它火红一片,照亮了九州大地。

辰时修身,王清源没有去,辰时过后,他才慢吞吞地背着药篓,朝着玄天道深山中行去。

岸边,临水的第二间院落前。

此时,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负手而立,身上是看似朴素的蚕丝青袍,在他身边,还有几名年轻人簇拥着,一个个看向这青袍年轻人的目光,都充斥着敬畏之色,甚至在那一双双瞳孔深处,还有着深深的艳羡。

大周帝朝二品明阳侯姜青独子,皇室宗亲!

哪怕是在这玄天道浑天峰,姜子辰身上也有一种难掩的气质,仿佛九天之上的神龙,不自觉的就令普通人自惭形秽。

这就是唯有家世和出身才能够赋予的,先天生长在中州最肥沃的土地里,从学步启蒙开始,对于皇室宗亲,皇族就有着自己五千多年来遵循的规律,各种底蕴堆积孕育,就算是先天体弱的后代,都几乎不可能诞生。

“原来这外院也不尽是庸碌之辈,虽根基不佳却有大毅力大志向,不骄不躁,就算中等之资,未来成就也不会泯然众人。"

王清源,是这样的人?

姜子辰身边,一干年轻人都在心中存疑,念头起伏。

踏进山林的那一刻,王清源腰脊慢慢挺直,他黑披散,眸光破混沌,此时露出几分忌惮之色。

从他走过临水岸边的那一刻起,一道目光就落到身上,直到他走进山林中,才终于收回。

姜子辰!

明阳侯姜青,这位天下少有的顶尖高手的独子,身上有着很多王清源琢磨不透的地方,若是真的被看出一些端倪,王清源也没有意外。

不过眼下,不说臻至金丹之境,龙虎交汇,就是筑就道基,孕育勾连天地元气,也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

王清源如一道风,在深山老林中穿行,大雪封山,一眼望去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对于一般外院弟子来说,采药无疑增加了巨大的难度。

但王清源就一点不在乎,他精神力笼罩方圆十丈之地,所过之处,四方上下,没有什么能够逃过他的感知,甚至而今,不需要一些小手段,他也能够自行完成每天的采药量。

不过今天有些不同,采药只是次要,他放开步子,更进一步深入玄天道山老林中,《玄天功》他达到瓶颈,第五层的功夫难以圆满,现在他就要寻求突破与感悟,将自己不断置身于险境之中,如果不死,往往有破而后立的机会。

“玄天道山中连妖兽都没有,以我《玄天功》第五层的功夫,足以自保了。

延伸阅读

和造物主谈恋爱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v-pop.cn/gx9x.shtml
“哈哈哈,不愧是宇易凡,果然有勇有谋,”刘哥都被宇易凡的话气笑了;在这片贫民窟还没有

霸道的娇气包[快穿]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v-pop.cn/pxpo.shtml
郁初秋很想大声告诉她,不,其实她一点都不疼,真的,眼睛和嘴巴,完全都不知道疼是什么感

史上最强冥婿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v-pop.cn/63jt.shtml
这批人少说也得十五六个把!这下子陈云可傻眼了,虽说可以精神控制这么多人可是也很累啊!

剑神侠侣传之第三章(3)  http://www.v-pop.cn/sb98.shtml
原主姥姥的年龄大了,六十多岁还要靠偶尔支一个小吃摊来维持生活,回想起原主之前的记忆,

我在异界当皇帝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v-pop.cn/0t8.shtml
在魔都火车站附近,一条车水马隆的街道上,一个身材有些瘦小的青年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自己

救命!我的同桌每天都在被鬼附身怎么破?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v-pop.cn/xrv7.shtml
魏王陈玚,大圣朝当今天子的第二子,甚有贤名。以上便是苏蕴明所知的关于这个男人的全部。

暖婚独宠:秦少的神秘娇妻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v-pop.cn/u0kh.shtml
不管是不是做梦,闻芷一路上从容的顺着直觉来到了一条酒吧街后巷,也就是楚月推荐他们黑吃

简言之,真喜欢[重生]第七章  http://www.v-pop.cn/x0ra.shtml
包厢里的气氛很热闹,如果忽视某两个人的默默无语,就很晚灭了。郭翊华唱嗨了,连着邀请他

离婚男女请继续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v-pop.cn/fef.shtml
绣玥匆匆忙忙回到西偏殿,在房间里把压箱底的几块碎银子都翻了出来,翻得太急,箱子哗啦一

穿越赛尔号之永恒使命第二节  http://www.v-pop.cn/p9g6.shtml
第一节“你找到工作了!”这位救星果真就是林馨。邓安安在递交了移民申请后,开始疯狂查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盗墓:霍家全能外戚初见飞空船才知天地之大

    莫夕和其他几个人跟着和林言老师出发了。等走了一段路,林言老师拿出一件船的模型,说我们走他走。没写几个看法,好奇的问,它那么小我们怎么做?林老师听了哈哈大笑。林言老师手指向那个模型。绿色的光一闪而过。林老师将模型我空中一扔。那个模型在空中变大了,两个房子大小。没几个人看着目瞪口呆。等莫夕他们平静下来,

  • 穿越原始社会去种田第二章在线阅读

    这么看,吹笛人的面貌非常年轻。最多二十出头。细腻冷清的浅棕发,在白月色下泛着青,末梢微卷,勾勒出优美的颈部线条。鼻梁高挺,但眉骨和颧骨起伏不大,整体轮廓非常柔和。他喜欢垂头,下颌微含,低头抬眼的一瞬间,碧翠眼波能够让人心神荡漾。这是安娜见过的最美丽的人。连南方都市那些光鲜璀璨的大小姐,也不及他万一。

  • [陆小凤]苒苒韶光终可期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冷钢还有的怕,小心的沿着上去的足迹,爬了下来。“妈妈,妈妈。”冷刚一下来,李安西就听到一个儿童声音的从不远处的树林传来,正靠近李安西和冷刚。“有人来了,我们赶快躲起来。”李安西不想被人发现,小声对冷刚说道。“好,走,如果被人看到我们在这里,告诉我妈妈就惨了。”冷刚跟在李安西躲

  • [快穿]四福晋之死之第九章(9)

    楚珞要拍的这场戏是女主跟男配在山崖边打斗,不慎被男配打落到山崖下,然后男主及时出现将女主救走。先拍的是打斗戏,在正是开拍前,武指先跟男配和楚珞讲解了一遍打斗的过程,男配也是做武师出身的,所以讲一遍两人都表示明白了。“十三场三镜一次,开始!”随着场记“啪”的一声打板,楚珞作为武替就正式开拍了。一黑一白

  • 一不小心和醋精结婚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Chapter003夜色渐浓,满月似乎有一种魔力,吸引着犯罪率的攀升。让一个警察痴痴傻傻地站在大街上,即使遇到罪案发生,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实在是一种非人的折磨,不过这也说得过去,谁叫他是一个鬼魂呢?他现在却实不能算做人了。布莱恩开始为路人们祈祷,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他巡视过一条又一条小巷,突然听

  • 放下一个妳在线阅读第七节

    辰千墨穿着便衣,是最简单普通的外套。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气质。剑眉微微蹙起,脸上的线条绷得极为冷硬。若非他现在不能暴露真实身份,不然,看到这个小女人跟其他的男人约会,他早就起来将她带走了。辰千墨的剑眉,微微拧了拧,才缓缓地舒展,随即不动声色地端起了面前的咖啡杯。隔得很近,他的背部甚至能够感受到言倾

  • 我与主角同翻车[穿书]第四章

    第四医院立在市中心,建筑楼有些年头了,看上去破旧不堪,但因为地皮贵也一直没挪走。工作日的关系,医院里的人不多,三三两两围在机器旁准备挂号。乔离和叶念念两人把车停到附近后,进了住院部的大门。叶念念对着前台正在悄悄摸鱼刷剧的小护士亮了警官证,对方吓得差点就把手机给扔了。“你好,警察办案,麻烦找一下黄凝。

  • 漫威:我从无敌开始之DH 市银月城

    第二日,叶天仇缓缓醒来。看着枕着自己腿上还在熟睡的妹妹,想着一定要生存下去。让自己妹妹安全毕竟这是他唯一的亲人。不管是在前世还是这个暗红色天空的末世,都是兄妹二人相依为命。想到这里,试着叫醒妹妹。天骄,天骄。醒醒叶天仇到,叶天娇嘴里呢喃着。别吵!让我再睡会,说完便翻了个身继续烀猪头。也就是睡觉的意思

  • 天道穿梭万界第四章

    天佑艰难地挣扎时,听到“扑通”一声,像是重物被扔进水里的声音,他感到自己的眼耳口鼻都被灌进了急促的水流,难受极了。接着又听到周围有很多小孩子尖锐阴森的笑声,那声音十分具有穿透力,像无数根针在扎他的耳膜上。尖锐的笑声越来越大,天佑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死掉时,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想起。手机

  • 三国之江山美娇娘在线阅读第四节

    贾家私塾外头,也有一颗参天的老槐树,树上有两个大枝丫,正适合乘凉睡觉。阿璃坐在树上大口咬着贾有才送给她的饼,看着私塾里头寥寥无几的学生,还有那个留着山羊胡,一脸肃然的老学究正在打人。“说!为什么迟到?你仗着贾家之便,不与同窗为伍,标新立异,挑三拣四,不为同窗做表率,反而每日回家吃饭,贪图口腹之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