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重生之狂霸皇帝之第六章(6)

作者:青楼小二 来源:飞卢小说网

被两人这么折腾,那一道道如x光一样的目光,都要把她给烧焦了,更别说吃饭了。

云芩连忙拦下安平郡主,看着她的眼神可怜巴巴:“郡主。”

两人做好友多久,自然极有默契。听到云芩的哀求声,终于冷静下来,不再与明衡县主斗气。

安慰自己不与小人置气,安平郡主便一边自己生着闷死,一边低头用膳了。

只是,明衡县主还在亲亲热热的芩芩左芩芩右,安平郡主憋屈死了。觉得她就是故意跟自己作对

还是没有风平浪静,云芩真的是服气了。果断拒绝了明衡县主的“好意”,她也安静后,她才自己吃自己的了。

宴席结束后,九皇子又带着一群少年公子去玩投壶,云芩病没完全好,便回了自己的房中。

***

又是夜晚,里头众人正在肆意玩乐,歌舞升平,热闹非凡。

被拉着表演了一场琴的云芩终于有机会出来透透气了。出来后,她寻了个僻静的地方呆着,呼吸着外边清新的空气,只觉神清气爽。

一阵摇铃之声突然从身后头顶上响起,云芩猛然回头。

身后船楼耸立,漆黑一片,几面旗帜在漆黑夜色中飞扬,那传来声音的地方,空无一人。只一串摇铃悬挂于上边的旗帜上方,在风中震荡,在风中发出清脆的铃声。

这铃声阵阵,在黑夜里如午夜的凶铃一般,让云芩有些恐惧。

檐下一排排的灯笼在夜中闪发着红色的光芒,侍女与小厮还有露着腰肢的舞姬,又或者出来透气的世家公子小姐们在那边的廊道来来往往,神色如常,仿佛什么没有听到。

与此同时,一阵低低的笑声,这时候也传来出来,莫名有几分渗人恐怖。

她往上看去,上边什么没有。那廊中,只有灯笼在风中孤独地吹,人都下来了,上边空无一人,看起来有些萧瑟。

云芩又看向那边的人,他们也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云芩这回是自己出来的,没有带月姜,听到诡异的铃声与笑声后,开始各种脑补。又想起长孙仪那晚逗趣她的,更觉得恐怖。

这江黑风大的,莫不是真的遇到鬼了?

云芩瑟缩了一下,在考虑自己要不要跑。

那低低的笑声还在风中飘荡。

云芩吓破胆,提着裙摆连忙往回跑,没多大一会,就跑回了人多的地方。待身旁有人走过了,她这才往回看,那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

而摇铃之声,已经消失。

身旁有人,多了些安全感,云芩松了口气,便往里边走。

云芩入里边时,一个黑影从上边第三层的廊中飞出,长衣被风扬起,他取下悬挂在旗帜上的摇铃,又飞快落回了第三层的廊中。

坐在栏杆上,他手一扬,那摇铃便落入了外边的江水中。沉了下去,再不见踪影。

而热闹的厅中,此刻又在设宴。长长宴席排开,公子小姐门分别与两边,男左女右。桌上摆着酒食瓜果糕点一类。

这样的宴席,在船上十多天,云芩已经习以为常。不过是为了玩乐而设。

云芩走回了自己坐的地方。旁边安平郡主和明衡县主一左一右。这两人彼此看不惯,却又故意过来招惹她。

她跟夹心饼干一样,也是惨。

她看向大厅正中。

女宾已经表演完了,如今表演的都是男宾。

如今是魏国公府的世子顾亦风表演射箭。顾亦风人高马大,身材微胖,穿着深蓝色的丝绸。

他面向里,立高的靶子与他隔着好大一段距离。

拉弓、射箭,动作一气呵成。

箭正中靶子靶子。

周遭立马此起彼伏的鼓掌声。

见周围皆是鼓掌声、喝声,顾亦风眉头扬了扬,然后昂首挺胸地坐了回去。

顾亦风已经射了箭,下一个再射箭,就算射中了,也无法显出他的厉害了。于是下一个进行表演的是安南侯世子狄衡便表演舞剑。

狄衡人是高瘦个儿,却肌肉健实,他立在大厅的正中,手中长剑闪着凌厉的光。

便见他动了,剑如长蛇,在他手中灵活非常,一招一式皆从容,也非常漂亮。行外人眼见着他手中的长剑方才还在后背挡敌,这回已经见他跃起,挥剑做斩敌式了。看得他们眼花缭乱,却又激动非常,不肯轻易放过一个动作。

安南侯世子下去,便是镇国大将军得儿子秦如易上来了。他看起来文文秀秀的,一点儿都没有遗传他威武的父亲的风采,反而更像是个书生。

而他表演,也并非耍剑射箭类。而是背书。把书倒着背。

这宴席本是为了玩耍,大家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反正只图开心。坐在左边前排第一的九皇子挑了挑眉,在他说什么都能背时,让他去背《楚辞》中的思美人。

秦如易自信地立在厅中,便开始倒背如流。

“独茕茕而南行兮,思彭咸之故也。命则处幽吾将罢兮……知前辙之不遂兮,未改此度……”

把思美人背完了,秦如易背得上瘾,又开始背其他。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他摇头晃脑地背,背得如痴如醉,朗朗声音如玉石,秀气眉眼都带着痴迷意。

最后时间太久,九皇子不耐,让人把他给拉了下去。

后边让猴子给他们表演的,抛球的,踩球头顶壶的,抚琴搞怪的,什么都有。

一群本是玩乐的人,一个个看得嘻嘻哈哈。

正看着一位不知名的公子作画时,云芩偶然瞥到长孙仪从外边进来,他一身直襟蓝色长袍,袍子上绣着兰花,看起来颇为清雅,与他过分艳丽的面容形成了诡异的和谐。

他从正看得津津有味、对着中间作画的人低声指指点点的众位公子身后往里走,长袍飞扬,脚步轻快,看起来颇为得意,像是遇到什么大好事一般。

在九皇子身旁的桌子旁坐下时,理了理宽大的衣袖,他往云芩这边看来。见她直直地盯着她,他勾唇对她一笑,而后对她轻挑了挑眉,看起来颇为轻佻。然而却一点不觉他过于浪荡。

云芩的小宇宙在他冲她笑着挑眉时,炸了。

她方才进来时压根没注意他不在,若是他一直不在,那方才吓她的人,会不会是他?

一定是他!

云芩心里咬定是他。毕竟他有前科,而且哪家公子见到她还不是客客气气的,哪里像他这样吓唬她。

然而云芩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他为什么要吓唬她。

宴席直到将近子时,有些人已经醉了。人陆陆续续地离去,云芩拒绝了安平郡主一同离去的请求,坐在桌旁,正襟危坐,直直瞪着长孙仪。等他也悠哉悠哉地起来时,她也起来。

他往外走了,她在原地立了一会,这才追了上去。

江风吹动衣袍,云芩在廊中追着他,气势汹汹地质问他:“长孙仪,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吓唬我?”

长孙仪回头对她微微一笑,不认账道:“我不过吓唬你一次,哪里再而三?”

云芩直截了当道:“方才。”

长孙仪戏谑而视:“可有证据?”

他方才在外边见到她,的确一时兴起吓唬她了。但是,他不承认,她能如何?

云芩没有。因为席中不时出去的男子,不止他一人。可她就觉得是他。不是她还能是谁。

见云芩不答,长孙仪道:“既然没有证据,便不要随便冤枉人。”说完便大步走。

云芩追了上去,他脚步快,她追得吃力。边追边警告他:“你若是再吓唬我,别怪我不客气。”

她威胁他的样子颇为有趣。长孙仪脚步停下,回头一笑:“云小姐,你的住处已过,这夜黑风高的,等会你自己回去,可要注意外边有没有什么东西盯着你。”

说完长孙仪便大笑离去。少年的衣袍被风吹得四处飞扬,那背对着她笑着离去的模样颇为欠揍。

又吓唬她!

云芩咬牙切齿,想踹他一脚。然而回头看时,发现她真的已经走得离自己住处有些远了,虽然廊道上还有不少人往前走,从她身旁走过,但是……

想到刚才长孙仪的话,她还是忍不住往船外边看了看,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但是她还是加快脚步,逃窜回去。毕竟马上就子时了!

***

高楼大船慢慢往前,进入了秦城。船周遭多了许多货船渔船,来来往往,车水马龙,江港的繁华明眼可见。大风携船,繁华的大船拖着长长的水痕,渐渐驶近港口。

那港口之上,一群秦城的官员,穿着官服,带领着众人,已经正襟危色地侯在港口上,等着迎接那些来自京城的贵人。

云芩手搭在船边的雕花栏杆上,看着渐近的秦城,心情都舒畅起来了。终于,马上就要下船了。

他们将要在秦城停留十多天,十多天后才会复前往下一个城市。而这十多天里,她们可以在秦城中肆意游玩。

终于可以在陆地上歇歇了,云芩长叹一声,眼眸却弯了起来。

延伸阅读

火影:我是鸣人恶意识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nvswr.cn/p3ng.shtml
宋沈二人下山到蓬莱镇至今已过了两﹑三日。这几日来宋渊在旁瞧着,见沈鱼说是寻父,然而镇

神罚伊兰洛丝  http://www.nvswr.cn/pfj0.shtml
在安都因河和迷雾山脉之间,在凯萨督姆和法贡森林之侧,在美丽的宁诺戴尔河注入银光河之处

水族馆冷艳火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nvswr.cn/u2q3.shtml
“滴,恭喜宿主,完成新手任务,肖薰儿(S级)成为宿主干闺女。”“任务奖励发放:获得肖

我是你的英雄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nvswr.cn/d8oo.shtml
如愿领到酒的林生生一路上叽叽喳喳,林雷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只是单纯的叮嘱注意安全。林生

四时物语这笔账,她记下了  http://www.nvswr.cn/b6w8.shtml
姬婈眼里顿时闪过一道寒光,不错,在他面前的就是她所谓的爹——“姬盛天?”姬婈露出了一

蔚蓝之希卡利奥特曼之超凡才华震撼陶醉  http://www.nvswr.cn/ax3e.shtml
杨蜜和赵莉影都开始用异样的眼神看陆少枫。赵莉影:“真不信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写出

农家魔法生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nvswr.cn/sxk5.shtml
一直走到正午,还是没有见到一只猎物,林雨不由得有些无聊。虽然猛烈的阳光大都被树木挡住

欢甜小文两篇人生转折  http://www.nvswr.cn/uhc9.shtml
1988年7月农历戊辰(龙)年戊午月建国39年北京城的夏天迎来了伏暑天,路旁的杨树上

摸金祖师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nvswr.cn/u6pf.shtml
姜祸水早料到他会这么问,说:“我虽未亲眼见过公子,但公子的飒爽英姿早已通过侍女之口传

洪荒之酆洲仙督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nvswr.cn/yvop.shtml
莫静淞带走满腹的“心累”回到红岭区,想到月底即将要交房租,这才发现竟没有可以汇款的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着超级英雄去盗墓在线阅读岳阳楼

    她感觉到了背后凌厉的剑气与雄厚的力量正从身边汹涌而过,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回头看清身后的来势,虽然那力量的杀意并非指向她,但她隐约感觉到身后一定站着一个人,而且应该是她所熟识的人。剑气充斥,凌乱而舞,几乎令她睁不开眼睛,她压抑在胸口许久的一股真气带着一口鲜血涌了出来,身体仿若虚脱了一般委顿下去。耳畔风声

  • 八零渔家小奶狗第五章在线阅读

    尽管手握剧情,但是南枫也只是知道大致的情节走向和几个比较关键的情节点。至于男女主是怎么给慕央下套、又是怎么联合原主坑害慕央的,她一概不知。南枫是个投桃报李的人,原主不愿意委身于慕央身下是因为她仅存的清高,可是自己不一样,她是只颜狗,对于慕央这种长得好看又撩人的成熟女性没有抵抗力,更何况人家是真心为自

  • 炮灰种田记第3章在线阅读

    见众人都退下了,老佛爷笑着对晴儿道:“晴儿也先回房去休息吧。”晴儿疑惑的看了眼老佛爷,却也不敢质疑,咬了咬嘴唇行礼道:“晴儿遵命。”便走了出去。乾隆看着周围的宫女太监们命令道:“你们也都退下。”众人“喳”了一声,也跟着依次退出。红莲和清荷见菱玉轻轻对她们点了点头,便也跟着退下了。不多时,屋子里便只剩

  • 圣霄羽令第9章在线阅读

    话说秦业父子专候贾家的人来送上学择日之信。原来宝玉急于要和秦钟相遇,却顾不得别的,遂择了后日一定上学。“后日一早请秦相公到我这里,会齐了,一同前去。”-打发了人送了信。至是日一早,宝玉起来时,袭人早已把书笔文物包好,收拾的停停妥妥,坐在床沿上发闷。见宝玉醒来,只得服侍他梳洗。宝玉见他闷闷的,因笑问道

  • 我的世界开了无限模式在线阅读第七章

    最终,纪南珂还是坐上了那辆劳斯莱斯幻影。相较于将两条腿走断,她知道适可而止的顺台阶下,更是给了双方面子。一路无话,司机将她送到了锦城大学的校门外。从车子进入众人视线里,周围人群便开始议论纷纷。在看到推门而出的纪南珂,众人眼中立刻闪出惊艳的神色。纪南珂并不喜欢张扬,但作为厉莫寒的太太,她早已渐渐习惯于

  • 超级进化在线阅读父亲,靳东阳

    须臾,杨雪纯掩门而出。一对黑影迎着灯光,走了过来!嘴里不停地嘟囔着。那杨雪纯看着来人,低声说道:“我想,三叔、四叔等人也没必要知道!”话音刚落,一前一后,两人走了进来。老三满腹牢骚,抱怨靳辰没有本事,还到处惹是生非。要不是族长的儿子,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正要进门,只见老四拉扯了他一下,对着屋里二

  • 胭脂镜师

    既然提到了宿世镜,就不得不说说林墨的职业了,林墨这门职业被称为镜师,镜师一脉自古有之,最初的镜师应该称之为制镜师,专职于铜镜的烧制与打磨,在当时并未有明确的职业划分,而这些人当时也仅仅是工匠而已。镜子在古代称之为鉴,《武陵藏珍》记载:远古时期,人们以水照面,铜器发明以后,以铜盆盛水鉴形照影。《尚书》

  • [综]枪哥是竹马~在线阅读第3章

    他很快对名为琴叶的女子失去兴趣。原因无他,琴叶正如广大没文化也没接受过教育的平民一样,一点都不灵光,特别迟钝。她愚昧而迷信,跟拜服在他脚下的教众们没什么不同。初见时那迷人如希望之火的东西,似乎一闪即逝,没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他对此感到迷惑,好端端一姑娘怎么就傻了呢?他的教徒告诉他,人类有种说法是一

  • 谋业第十章在线阅读

    皇上又愤怒的指向青嫔质问:“你说你身上是怎么回事?哪个奸夫是谁?朕这些日子根本就没有宠幸你,你这一身的痕迹是何人所为?与三皇子有没有关系?”“臣妾——”青嫔的视线看向三皇子。三皇子朝她投来一记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说了他们都会完蛋。青嫔想想也是,自己定是保不住了,又何必拉三皇子陪自己一起死呢!毕竟与他

  • 民国罗曼史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很久没有来了。连办公室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号打手的名字都记不大明白。但是他们仿佛还对我很熟悉的样子,热情地询问了我这次独立任务完成的怎么样。“完全办砸了,还住院好几个星期。”我抱着自己久违的粉红色保温杯,喝了口枸杞水回复他们。“这样啊,我还以为以你的能力能够很顺利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