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所知道的西游第八章

作者:仙魔黄昏 来源:纵横中文网

许恣先找到老妈那儿问,才知道老妈提前下班,现在已经回家了。

“我发信息跟你说了呀?”老妈手拢起盖在手机边,特意把嗓门压低,“不是跟你说了今天早点回来,你虞姨和郁叔叔今天中午下衍都来,我们今天去隔壁吃饭吗?”

“……你什么时候说了?”许恣捏着眉心,看了看后面的空位。

欧阳留班委的时候郁侃就走了,到现在过了快半个小时。

许恣还没有回复郁侃妈妈的信息,不知道怎么回,但是这对一年四季似乎比大总统还忙的夫妇回衍都这件事本身已经够让他震惊了。

老妈把发过的信息念出来,语气里充满你不许冤枉我的蛮横意思:“五分钟前刚给你发的,我说,宝贝,今天早点回来。”

许恣:“……”

“出什么事了?”老妈在这种沉默里感觉到点儿不一样的东西,“小侃不在吗?那可怎么办,你虞姨和郁叔叔好不容易抽时间回来一次,听说凌晨就要赶回去了……”

老妈不知道开学那时候郁侃刚从江城回来,她印象里这对夫妇上一次回来的时间应该在春节那时候,郁侃和他父母应该很久没见过了。

“没有,他在。”

“臭小子,又骗我。”老妈一听就觉得不对,“那小子要是在怎么一声不吭的!”

“他在跟同学玩**,没空。”

许恣看了看后面郁侃的空位,特意把手机往江潮他们的方向举着。

“老江快拉我!我□□他妈跑哪儿去送人头!”

“砍他啊我XXX”

“滚啊你他妈的输出能比小兵高吗?能吗!”

老妈不依不饶:“哪啊,老娘……我听不出来,你放他旁边给我听听?”

这就有点难了。

许恣面不改色地说:“妈,喂?妈?”

“怎么没声儿了?”然后啧一声:“妈,学校信号不太好,先挂了。”

“喂?怎么会没声,你是不是骗我……”

然后硬生生掐断了,许恣盯着挂掉的界面看了看,找到郁侃的手机号码拨过去。

电话铃从头响到尾,没人接听。

虽然理所应当,应当理所,怎么会有人接听呢,谁出去干架的时候还守着手机,看一眼手机门牙就没了……

许恣倚在桌上,想了一会儿郁侃有可能在的地方。

他只知道人民街39号,如果郁侃不在那,郁侃他爹娘就只能在家祈祷郁侃回家了。

他碰碰江潮:“我有点事,今天不跟你们打球了。”

“怎么了?等等,这把马上就完了!”江潮一把扯下耳机,“等会,学神,你往哪去?”

许恣打算去后操场看一眼,后操场的监控坏了两年了,平时就有学生喜欢在那里翻墙,那个围墙有六岁的小朋友那么高,往上是一根一根爬满植物的铁栏,外面是人民街39,如果郁侃在那,他一下就能看见。

许恣扯了扯衣领,手指在校服两颗扣子上摩挲……他很闷,呼吸比平时要急促,有时候提神用的咖啡喝多了会有这种感觉,压在胸腔,是一种挺含蓄的不安定。

他又看了看手机,郁侃的父母应该从老妈那知道学校放学了。

-不用太着急,路上小心

不用太着急。

不是说专程过来看儿子的吗?

许恣确定自己是在替某个话痨子不爽了。

他压根儿不信这对大忙人是老妈说的那样,想儿子了,回来看儿子一眼。

-

竖儿爷抱着胳膊站在街道中间,对面是郁侃那群人,郁侃这边学生很多,陈祥,唐泊虎这些,不过没有人穿校服。

“嘿嘿,都是学生,前几天才见过几个。”竖儿爷旁边那人说。

竖儿爷冷笑:“早一开始就他妈管好手脚不是没事吗?”

郁侃蹲在阴凉处,转头看着他们。

“还他妈要等多久?”竖儿爷说。

“五分钟。”郁侃说。还有五分钟今天值班的老师就会自主开车离开学校,学校才真的没了抓纪律的老师。

可竖儿爷给他糊弄了好几个五分钟,不打算再等了:“我□□他妈!”

“操,老大,怎么搞?”陈祥转头问。

“打啊!”郁侃已经窜了起来,“傻逼,人家都过来了!”

两队人马立马厮打在一起,硝烟弥漫,一片混乱之中,他们摸到什么东西都能拿起来当武器,陈祥甚至抽了皮带:“我他妈让你们带刀,让你们带刀!为老不尊!还敢窥觑我岚姐!啊?窥觑我岚姐!撒泡尿洗洗脸上的褶子啊!谁都敢看!”

上一次他们中午放学去网吧蹲**整点的礼包,就是没留神碰上了专程来堵他们的竖儿爷,竖儿爷这边没几个人守规矩,什么东西都带,他们单是放学前能回学校就够呛,别说蹲什么礼包了。

要靠近竖儿爷有点儿费劲,竖儿爷一直在后退,郁侃弯腰扫堂腿的时候看见竖儿爷的皮绳裤后面有一层亮光的东西,硬的,把他的嘻哈卫衣后面撑了一道褶子。

郁侃说:“好样的。”

他胳膊上的绷带还没拆呢,那天那一刀划过去疼死了。

“竖儿爷,你知道什么叫一巴掌盖死你吗?”郁侃问,他那会还在笑,死死盯着竖儿爷的眼睛。

后面有人一拳从他头上抡过去,蹭着头皮过的,他压根儿没动,硬是一脚踹了前面的人,到了竖儿爷跟前。

竖儿爷吓了一跳:“你妈的……”

话没说完,郁侃扬起胳膊,腰腹绷出难以想象的弧度,风也静止了,随即卷着少年的手掌俯冲,狠狠地一巴掌盖在竖儿爷肉厚的脸上,左手一紧一松,竖儿爷那么厚重的身躯蹭着地面飞出去。

竖儿爷头磕在地上,扒着个地砖,那声闷响不知道是身体撞出来的还是头撞出来的,倚着地板抽搐那两下在场人差点儿以为他要死了。

“我操——”

唐泊虎等人看着心里咯噔了声。

不过竖儿爷没死,撑着地板爬了起来,那张脸不能看,不过听动静还活得很健康,就是有点狼狈,他一张口,白色的含钙物质裹着血沫掉到地上。

然后在场众人听到了自己此生听过最脏的话。

什么叫一拳撂倒一片,他们今天看见了。

什么叫一巴掌拍飞,他们也看见了。

唐泊虎反应奇快:“好!”

其他人跟着叫:“好!”

唐泊虎鼓掌:“漂亮!”

其他人跟着喊:“漂亮!”

对面的人给喊懵了,足足呆了有两秒:“漂亮你老X啊,我操!竖儿爷!”

郁侃在竖儿爷动手前踩着他肩背狠狠摁到底上,从他后背贴着的地方摸出把菜刀。

菜刀。

还他妈是菜刀。

郁侃满目戾气扫了他们一眼,他知道竖儿爷为什么每次都挑这里,虽然人民街39号路距离校门口只有五分钟,但这五分钟要拐两个弯,这里连着后操场,背后是马路,马路后面是工地,这儿扎了一排树和半人高的围墙,马路看不到这里,监控还坏了,出点什么事都是自认倒霉。

陈祥呸一声:“就知道他妈的又带了刀!”

旁边蹲着的一个跟着来帮忙的男生看见那把刀,警惕地往四周望,担心还有谁偷偷藏了一把东西。

望着望着余光里晃了一下,似乎学校围墙那边有什么东西。

他原本以为是老师,正想出声提醒他们。

却忽然发现那道身影有点儿眼熟。

这个时候……都放学好久了吧?

他转头,看见那道身影干净利落地从学校围墙那边翻过来,跳,撑,落地,以一种很嚣张的速度,落地先是脚尖,再平着压下去,没什么声音。

高,长腿,校服,压在耳后的短发。

然后转头看了他一眼。

“……”

“祥子。”男生喊,“那是不是你们班的?”

“啊?”陈祥挨了一拳不重的,想说你他妈不帮忙在那瞎看个屁,结果寻声看了一眼,顿时有点懵逼,“靠!”

许恣怎么来了?

这弱鸡怎么来了?

越来越多人看见许恣了。

他是这里头唯一穿了校服的,特别醒目。

看着跟无时无刻都在准备上台演讲一样,校服规规整整。

这么个人突然进入这种地方是很奇怪的。

就是这些社会青年也是从学校里出来的,对这种好学生多少有点印象,就一眼过去让人特别受不了的气质。

这种人通常很弱。

他们打的那么猖狂,不是没想过会不会有人从围墙上路过看到下面一眼,老师就算了,学生的话应该没哪个有胆子看下去,绕路就是了,就算是报警,警车要进来还得拐两个弯,换小电动车。

“哎!”陈祥还记得郁侃说的那句什么插两刀不插两刀,心里认为许恣是郁侃罩着的人,不能欺负那种,“你别过来!”

郁侃狙了竖儿爷,他们一伙儿的人都有点畏手畏脚,但不是不会再动那种。

可他们就看着许恣这么走了过去。

郁侃察觉后面有人靠近,胳膊肘猛地怼过去,被躲开了。

“是我。”

许恣下来的时候就知道他们到了尾声,他扫了眼郁侃手上那把东西:“……”

他也没问,只是拎着郁侃后领往后一拉:“走了,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郁侃那句你怎么来了吞了回去,眉梢跳了一下:“……”

其他人:“……”

你来玩儿呢?

延伸阅读

画蝉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nuql.shtml
画蝉床上用品总部是纺织品、被芯、四件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家具情缘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du44.shtml
1.培训椅(塑钢培训椅,布面培训椅,仿皮培训椅,钢木培训椅,带写字板培训椅,旋转写字

百纳福珠宝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1w4.shtml
香港百纳福珠宝于2008年在香港创立。百纳福珠宝是一家专门从事设计研发、加工定制、翡

艾华丽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g4xn.shtml
艾华丽女装总部是连衣裙、蕾丝衫、T恤、衬衣、运动套装、休闲套装、女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众汇家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b5dm.shtml
深圳市众汇加集团位于繁华的经济特区——深圳,是一家涵盖百货、科技、旅游、车行、媒体、

YOU选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sed8.shtml
暂无

沃迪英语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u1aj.shtml
沃迪英语服务于3---10岁的中国孩子,给每个孩子提供个性化发展。全英文的教学环境,

瑞虎一洗黑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6u3a.shtml
瑞虎一洗黑是一种升级换代的技术革新产品,这种产品省去了焗染的过程,通过洗发达到染发的

科勒曼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uozv.shtml
科勒曼(Coleman),是户外休闲产品的***,提供超过一万种产品,包括户外照明、

康加净空气净化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g0qb.shtml
这是一份支持,应社会发展相应产生的新兴行业这是个打破传统观念,走出传统行业无情竞争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看见的一切准备启程

    接下来的第二天,颛阳不断地实验“心焰”的能力,熟悉自身的境界。顺便收拾一下东西。毕竟去剑王城的路途遥远,可不能没有准备。他需要准备干粮、梦晶、换洗衣物、荧梦石等。到了和族长约定的日期了。颛阳收拾好行李,先去城主府。准备与族长打个招呼,并拿一下族长所说的信件。到了,城主府。颛阳对着守卫拱了拱手。烦劳大

  • 暗星凡辰之人鱼

    你怕死吗?不怕。那就追随我吧。——《karo的日记》刀?“emmmm老爷子我不用刀的。”我瞪着眼睛。“随你的便。”老爷子回瞪我一眼,龇牙,“底下的人鱼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才对。”“对呀我也很好奇。”我随声忽悠着。“一会我过去,”老爷子磨着刀尖,“你伺机开炮轰他们走。”“人鱼这么好赶?”“

  • 玄幻:挂机就加好感度无中生有

    管家皱起眉头,左右为难。陌霜放下茶盏道:“既然她们知错且晓得悔改,便网开一面,留她们下来。”两个丫鬟磕头道:“多谢太子妃。”陌霜道:“日后若再敢做这等损人不利己的事,可别怪本宫不留情面。”两个丫鬟连连点头,“奴婢谨记太子妃教诲。”管家沉声道:“既然太子妃都发了话,你两起来罢,去把冬灵的寝房收拾干净,

  • 红楼之养包子之历练(2)

    宋逯昭看着黑蟒被龙爪紧紧抓着,不停挣扎。他紧握住手中的白玉佩剑微微颤抖,桃眸之中闪烁着冰冷寒光,他伸出食指与中指放与胸前位置,薄唇一张一合熟稔地不知在道些什么法咒。霎时,湖中金光乍现,一只金色巨鸟不知从何处飞出,将他抓起放到了小舟之上。宋逯昭站在船尾,腰背挺直目不转睛地盯着空中扭打在一起的两个黑影,

  • 重生在三国第八章在线阅读

    水炽的这一世是农民,没有多少见识,但是练武的三大世家实在太出名,因此略知一二。青王朝全民演武,而三大世家就一直是绿竹城的领头羊。只不过,以前他们是领头羊,现在却是拦路虎。为了不让平民出现强者,他们不但禁止流传内功法门,而且把控资源,压榨平民。让普通人连饭都吃不上,自然也就没有人能练武了。一百年下来,

  • 不想暴毙就失忆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岳不群抬手又准备扇一巴掌。但看到自己的儿子一声不吭的低头不语,只捂着自己的脸蛋不停的揉搓,红色的指印清晰可见。“哎......“岳不群重重的一叹,甩袖转身离去。恰在这时宁中则路过,看到丈夫远去,而啸儿捂着脸蛋。急急忙快步走到岳凌啸面前蹲了下来。”啸儿,你这是怎么了?“宁中则心疼的看着沉默的岳

  • 混沌之我是宇宙三教九流 包打天下(二)

    刘季咽了咽口水,走将过去。那人看见刘季也不搭理,刘季嬉皮笑脸的说:“你这厮,我站在这里,你竟视我如无物,是何道理?”那人说:“我樊哙卖狗肉,有几人敢来赊?你都赊了多少回了,什么时候还帐?”刘季用手拿了一块煮熟的狗肉放进嘴里,说道:“好吃,你的狗肉就是比别人的好吃。你是不是怕我不还钱?”放心,我刘季向

  • 我已登录假面骑士在线阅读第10节

    “喂喂,慢点啊。”林修的速度很快,沈欣岚挣脱不了,只能勉强跟上他的脚步。“再慢点就被他们追上来了吧!”“我们后面连个人影都没有了。”不只是沈欣岚,就连李鸿飞都气喘吁吁了。再看林修,依旧神采奕奕,好像跑的这点路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确实,在之前他送外卖的时候,偶尔电梯坏了,他要爬几十层楼梯。这点路程

  • 奇幻石之魔兽时代在线阅读第4节

    封飞羽穿了衣服之后自己用法术烘干了全身,才觉得整个人清爽了不少。她这才抱着手臂,踱步到东方彧卿的身边,似笑非笑道:“还行嘛小书生,没想到你挺君子的。”东方彧卿知道她指的只是她穿衣服他没有去看这件事,哼了哼,不想回话。封飞羽笑:“怎么,我可是难得服软一次,东方公子就这么不给面子吗?”东方彧卿看她,眼神

  • 吞噬从三国开始第3章在线阅读

    陈诺的家跟师陌差不多,都是二室一厨一卫一厅和一个小阳台。陈诺家很干净整洁这是给师陌的第一印象。师陌将陈诺扶到沙发上。陈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用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让自己清醒点。师陌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开口:“没事,我就走了。”陈诺缓缓睁开眼睛,用那双桃花眼看着师陌。“你得跟我负责吧,”陈诺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