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大宋少年志》君子如你之第八章

作者:白斾央央 来源:晋江文学城

等南星反应过来时,视野飞速地旋转、下坠,腰间却多了一双牢牢抱住她的手。两人一起踉跄地朝后跌去。

慌乱之中,南星小臂被扶手上的铁片刮到,一阵鲜明的刺痛。

何千遇抱着她连连后退,脊背撞在墙壁上。

咚的一声。

肉.体沉闷的撞响。

何千遇低哼了声,没松开手。

南星面对面地被他抱在怀里,男生手臂修长,力度硬朗,牢牢束在她柔软的腰肢,给予保护和支撑。

她吓得不轻,人还没回过神来,双手颤颤巍巍地攀住他的腰,脸埋在他温热的颈窝里。

呼吸间全是他身上独有的味道。

心跳得很快,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

过了会儿,何千遇缓缓松开手。

他垂眸看她,“没事吧?”

南星心跳停不下来,腿都是软的。

她揪着他两边衣摆,指尖有些发颤,脊背直冒冷汗。

仿佛费了极大的力气,她艰难地摇摇头,“……没事。”

“没事的话,就先起来吧。”

“……”

一句话,把南星拉回现实。

才意识到,她还赖在他怀里。

南星一个激灵,迅速从他怀里起身,往后挪了几步,与他拉开距离。

余光偷偷地观察他。

何千遇若无其事地,用手拂了拂衬衫上的灰。

抚平刚才被她攥皱的衣角。

理好领带。

……洁癖果然还是洁癖。

南星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想。

何千遇走到拐角,将缩在角落里那毛绒绒的一小团拎起来。

是只三个月大的小奶猫,毛发雪白,一双漆黑的眼珠子,被提着后颈皮拎在半空,两只小短腿乱踢乱蹬的,“喵呜”“喵呜”地不停叫唤。

看起来无辜又可怜。

何千遇往回走,越靠近,南星本能地越往后退。

何千遇站定不走了。

他看着她,“你怕猫?”

南星脸色不太好,抿唇点了点头,“嗯。”

“学校里有不少人养猫,也有养了不久就遗弃的。”见她害怕,何千遇找来楼道里一只废弃的纸皮箱,把小猫放进去。

猫还小,自己爬不出来。

他站起身,拍拍手上的灰,抬眸望她,“为什么怕猫?”

那一眼,仿佛把她的心思洞穿。

楼道内光线昏暗,南星却没有和他对视的勇气。

她闭眼调整好呼吸,再睁开眼时,神情里多了一分冷漠和防备。

“不关你的事。”她说。

何千遇是个识趣的人。

当对方明显有故事却不想跟你分享时,最好的做法就是不再追问。

何千遇抬手看了眼腕表,“十点二十了,应该很快会有人来开门。”

“嗯。”经过刚才一番折腾,南星已不剩多少力气。她沿着墙壁缓慢坐下去,右手一直捂在小臂上。

由于长时间缺水,嘴唇干得发白,额头不停冒虚汗。

何千遇察觉她的异样,问:“受伤了?”

“刚才在台阶那,被东西刮了一下。”南星说。

靠近楼梯中段的地方,有一块突兀的铁皮。

扶手年久失修,从中间部分断开,用来固定的铁皮从里面翘出,十分锋利。

何千遇朝她走过去,蹲低身,“给我看一下。”

指尖快碰到她时,南星躲开他的手,别开脸,有些别扭地道:“应该就是刮了一下,不碍事的。”

何千遇抓住她的腕,把她捂在小臂上的手拿开。

她掌心里都是血。

足足五厘米长的口子,皮肉被划开,血沿着她的小臂滴在地上。

比他想象中严重得多。

何千遇看她一眼,南星痛得嘴唇都白了,用力咬住下唇,整个人忍不住地发颤。

长发被冷汗打湿,黏在脸颊和肩膀。

他目光收回来,落在伤口上。

解开领口扣子,把领带扯下来。

南星望着他的动作,奇怪问:“你要干吗?”

“简单包扎一下,防止伤口感染。”何千遇说。他单膝跪在地上,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膝盖,用领带覆住她的伤口。

南星忍不住“嘶——”了声。

何千遇手上动作没停,放轻了些,问:“痛吗?”

“痛。”南星点点头。

“那忍忍。”

“……”

南星再次想翻白眼。

那你说个鬼哦。

楼道地面很脏,应该许久没有打扫过了,积了一层很厚的灰。何千遇单膝跪着,西裤也弄脏了。

鞋袜就更不用说,这样凹着半蹲在地上,那么贵的皮鞋,估计得报废。

包完最后一层,何千遇用领带两头打了个结,固定好。南星望着自己被严实包裹起来的小臂,竟奇迹般觉得,似乎没有开始那样疼了。

何千遇站起来,拍掉裤子上的灰,对她说:“出去记得去打破伤风。”

南星有种恍然回神的错觉。

她目光沿着自己的手臂,移至面前人的脸,忽地很没头没脑地问:“会留疤吗?”

何千遇动作顿了顿。

外头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紧接着,钥匙放进锁孔里,金属转动的声音。

厚重的安全门被推开一道缝隙,久违的阳光从外面照进来。

像一丝金线,将黑暗撕开一道明亮的裂口,随后逐渐扩大、扩大,变成足够宽广的光路。

男生就站在那道暗与明的界限里,阳光倾泻在他的身上。

衬衫上有些许脏污,却不显得狼狈,脊背依旧挺拔。

面庞轮廓棱角分明,鼻子高挺,嘴唇很薄。

肤色是冷调的白。

他望着她,淡淡开口:“不会。”

那一瞬,南星莫名觉得,心脏好像跳空了一拍。

人长时间待在昏暗环境里,一下子适应不了眼前的光亮。门被完全敞开时,外面光线过于猛烈,南星下意识用手遮挡眼睛。

何千遇顺带拉了她一把,把她从地上扶起。

来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保洁阿姨,皮肤黝黑,头顶戴黄色安全帽,穿绿色的工服背心。

专门负责工地这块的卫生打扫。

今天起晚了,现在才来开门。

阿姨一脸震惊地看着安全通道内的两人,目光在满脸虚脱的南星和衣衫不整的何千遇之间反复横跳,没等他们开口,已经在脑子里脑补了一场后生情侣为求刺激在校园偷食,从教室一路滚到安全通道,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的限制级画面。

阿姨用力一摔扫把,抄着具有浓烈家乡色彩的口音,激动训斥道:“你们这些小年轻,寻求刺激也不能这样,学校附近那么多一百块钱一晚的小旅馆,哪个不比在这里强?”

南星:“……”

何千遇:“……”

何千遇一顿,试图解释:“您误会了……”

“误会?误会什么?!”阿姨眼尖留意到何千遇衬衫上的血迹。小姑娘满脸虚弱,男生身上有血,显然又是一出声色俱佳的动作画面。

“小伙子年纪轻轻的,连去小旅馆的钱也省,将来指不定是个渣男!”

何千遇:“……”

南星在旁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嗲着声音,相当配合地道:“阿姨,我好疼。他好粗鲁。”

阿姨彻底没眼看了。

下了最后通牒,“赶紧走赶紧走!不然就通知你们辅导员过来!”

-

对于南星的好心没好报,何千遇从开始就是领教过的。

从安全通道出来,何千遇没再多跟南星废话一句,径直回了宿舍。这点数,开学典礼也已经结束了,南星去小卖部租了个充电宝,给手机插上电。

短暂开机画面后,弹出来几条微信消息。

刘岚回复她,说她刚到北京,才从机场出来。

还有几条是慕嫣的。

问她在哪里,她马上过来。

南星一只手伤了,打字不方便,抱着充电宝和手机,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单手打字回复:

【我要去趟医院,可能会晚点回宿舍。】

-

回到宿舍,陆嘉闻参加完开学典礼回来,刚洗完澡,把空调开到十六度,只穿着一条平角裤衩,光着膀子坐在电脑前打**。

听见开门声,陆嘉闻探出一只脑袋,见何千遇从外面进来,怀里还抱着一只大纸皮箱子。

他身上衬衫脏了,西裤皱巴巴的。领口扣子松开两颗,领带不知所踪。皮鞋上沾了灰,袜子也不能幸免。

与他以往一向干净整洁的形象相去甚远。

陆嘉闻挺震惊的,“一上午不见,你做贼去了?搞成这样?”

何千遇放下箱子,问:“你之前晚上用来吃饭的碗呢?”

陆嘉闻在书桌的杂物堆里找了找,挖出来一只瓷碗,给他递过去。

纸箱里的小猫也不闹腾,乖巧缩在角落里,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好奇地望着何千遇。时不时歪歪脑袋,“喵呜”一声。

像是在讨好。

何千遇顺手撸了一把猫脑袋。

他之前有喂野猫的习惯,宿舍里还剩了一些猫粮。他拆开一盒牛奶,把猫粮泡软,喂给小猫吃。

陆嘉闻凑过来,好奇问:“哪来的猫?”

“捡的。”何千遇说。他一颗颗解开衬衫衣扣,把衣服脱下来,搭在床头架子上。拿了换洗的衣服,朝浴室方向走。

他是真有洁癖。

身上一点脏就受不了。

陆嘉闻问:“今早你去哪了?老刘一直在找你。”

老刘是他们班辅导员。

今天开学典礼,何千遇原本是要作为学生代表上台演讲的。

“碰上点事。”何千遇说。

浴室里水流声淅沥,陆嘉闻看了眼,总觉得何千遇出去一上午回来有古怪。但何千遇不愿意说的事,谁也勉强不了。

陆嘉闻见他手机响了。

伸长脖子喊:“你手机响了啊。有人找你。”

“帮我看下是谁。”

陆嘉闻拿着何千遇的手机,解锁屏幕,往浴室方向走。

相识多年,陆嘉闻还是知道何千遇的锁屏密码的。

直男锁屏。

简单一个T字。

“有人加你微信。”陆嘉闻望着屏幕推送进来的那条好友申请,眉心微拧,不太敢相信地道,“叫什么……‘少男杀手’?”

“……”

-

医院内,南星挂了号,坐在注射室外等打破伤风。

一边和刘岚发消息。

刘岚挺着急的:【怎么样?去到医院没?医生怎么说?伤得严不严重?要不要缝针?】

刘岚:【你等着,我现在马上改签机票回来。】

南星:【不用回来,就是划破了皮。】

消息发出去,护士在里面叫她名字。

南星把手机放进包里,起身过去。

伤口说长不长,说深不深,但楼道里灰尘细菌多,一个不小心,很容易造成感染。

护士把她小臂上的领带解开,伤口暴露出来,不禁感叹了句:“你这个同学,挺细心的。”

南星顿了顿,问:“怎么说?”

“一看就是学过包扎的。”护士侧身在器械盘里拿碘酒和棉花,给她清理伤口,“一般像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受伤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慌慌忙忙就跑来医院了。”

“是么?”南星垂眼,望着自己的伤口。

血止住了,情况么,确实也不算太严重。

莫名地,脑海里闪过男生的脸。

楼道内,他单膝跪在地上,为她包扎伤口时的模样。

南星问:“需要缝针吗?”

“不用。”护士把碘酒抹在她伤口上,南星略微感觉到疼,蜷了蜷指尖。“伤口结痂前注意不要碰水,少吃辛辣。”

打完破伤风出来,要留院观察半小时,以防出现过敏的情况。

南星坐在注射室外的椅子上,觉得手臂有点疼。她闭眼靠在椅背里休憩,脑袋里全是楼道里的画面。

南星睁开眼。

低头,把包里的手机翻出来。

点开刘岚的微信头像,给她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帮我查一下,何千遇的微信号。】

延伸阅读

江澈环保紫外线消毒器加盟  http://www.linux4capital.com/pmay.shtml
江澈环保紫外线消毒器广泛应用于食品饮料果蔬保鲜加工储存泳池景观用水化工净水中水污水废

恒诚加盟  http://www.linux4capital.com/ns0g.shtml
恒诚装饰板材位于中国古城开封高新工业园。是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新科技企

乾正饰品加盟  http://www.linux4capital.com/u9z4.shtml
乾正饰品加盟优势乾正饰品隶属于义乌市乾正饰品配件商行是一家礼品、工艺品、饰品的企业,

启承教育加盟  http://www.linux4capital.com/g3bd.shtml
1、品牌优势教育品牌重要,有品牌,有口碑,实力才会几何式的增长。启承教育拥有十年的教

饰途加盟  http://www.linux4capital.com/af5j.shtml
饰途车衣项目介绍:饰途车衣高科技术,产品,一键收放自如,保护您的爱车远离风吹日晒。饰

嘉俊JIAJUN加盟  http://www.linux4capital.com/xyzu.shtml
嘉俊JIAJUN陶瓷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重量级抛光砖、微晶玻璃陶瓷复合砖、仿古砖和艺术

今视宝加盟  http://www.linux4capital.com/yx9k.shtml
今视宝导航是蓝牙耳机、蓝牙音响,无线车载导航,车载系列摄像头,电脑摄像头,扩音机、插

金美莱化妆品加盟  http://www.linux4capital.com/dgkg.shtml
金美莱化妆品隶属韩国汉城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中国公司是集科研、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化妆

澳浦力加盟  http://www.linux4capital.com/n05h.shtml
澳浦力泳池设备从事游泳池、桑拿、SAP水疗、鱼池、水景喷泉水处理设备及运动体育场馆、

熊猫盼盼加盟  http://www.linux4capital.com/dr8i.shtml
广东盼盼化工涂料有限公司是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和广东省重点扶持企业,拥有很过十多年的专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修炼了十万年第六章

    尹小月趁周瞎子去拿碗筷的功夫,自己捞出一把椅子,踩着椅子上的步步高赶枨爬了上去。周瞎子进来时,见她爬到椅子上去了,急忙快走几步,把碗筷放到了桌子上,说道;“小月,你别摔着了。”他说着这话,回身把费劲巴力刚爬到椅子上的尹小月抱起来。尹小月抬起头看着说这话的周瞎子,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有人关心就是好,

  • 大都名捕第1章在线阅读

    丰缘大陆,卡纳兹市。深夜,罗一躺在床上,却是很难入睡。大木博士明天将拿出十二只精灵,送给渴望成为精灵训练家的孩子,罗一成功的取得了其中的一个名额。当然,这十二只精灵就是罗一前世人们所说的御三家,是最适合新人训练家一起成长的精灵。明天,自己就能得到属于自己的第一只精灵了。即使罗一已经经历过穿越这么刺激

  • 红衣郞第5章在线阅读

    “棺…棺材呢?”我一面发了疯似的四处打量,一面焦急的问爷爷。“都什么时候了,早被人搬到外面去喽”,爷爷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又转过头来看着我,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道:“怎么了,做噩梦呢?”我听了顿时脸上发烧,连忙扭头看向外面,却见天色还早,于是问爷爷我睡了多久了。“不碍事,还早着呢”,爷爷嘿嘿一笑道:

  • 繁花似锦莫失莫忘之吃了一瓢(6)

    龙星河打倒了军爷,自然不能在这气矿脉久留,他转身之后,几拳头将三头低级气兽打死,让呆毛将这些畜生霸气吸收干净,便沿着三个落水狗逃跑的方向跟去。九幽帝国气兽多如牛毛,根据气兽等级划分,又分圣兽,灵兽,高级气兽,中级气兽与低级气兽。至于神兽和太古神兽,则不是这个国家所能拥有的。虽然低级气兽很弱鸡,但多多

  • 综漫我是所罗门在线阅读第七章

    “这里是我的房子,你可以选择相信或者不相信,也可以选择住在这里或者离开。”秦汉神色淡漠,自顾自转身离开。楚婉婷面色冰冷中透着几分难看,这个家伙。若不是为了维持这个虚假的婚姻,她绝对不会继续和眼前这个男人继续牵扯。而且这个男人似乎还有一些她不知道的秘密,甚至她现在有些怀疑这个男人接近她是不是还有其他的

  • 堕入凡尘逃离医院

    眼看已经有人遇害,保安们一时也有些慌了手脚。看着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所有人都不敢主动靠近,也不知道对方是人是鬼,万一自己一不小心也着了道怎么办?“队长,要不我们撤吧,对方不是鬼,多半也是被猛鬼附身了呀,你是没看到他在病房里那恐怖的样子,根本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要不我们打电话找警察处理吧,也省得兄弟

  • 安京旧事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竟然是他,怎么可以,是他。而且谁要指教你啊。苏念雨把苏爸爸拉到一边,窃窃私语,”你怎么没告诉我住在家里的是个男的。”“男孩子怎么了?”苏爸爸不明所以的看她,不明白自己女儿突如其来的羞愤到底是为什么。纪蓝桥长的这么好看,他还以为苏念雨会很高兴呢。“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女孩子吧,不会觉得不方便吗。”

  • 重南生天第七章在线阅读

    其实所谓的玄黄世界、樱之世界、碧绿天果所在的碧之世界都只是大光道人用神笔绘制宇宙之初放颜料盘的地方,随着时光的流逝着,这些颜料盘也渐渐的与各个宇宙融为了一体,各个宇宙不断的进化演变着,开始慢慢诞生着有意识的生命和种族,而这些宇宙之初的基础底色也开始慢慢随着宇宙自我意识形态的变化而发生着变化,积蓄着各

  • 不同修真故事在线阅读第八节

    闻潇潇猛地抬起头,和人影对视,捕抓到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笑意。“你好……”闻潇潇的手轻轻颤抖,她的手伸到一半,又垂落缩回去。——程凝萱根本就没有伸手,她似乎把自己当做了后辈。闻潇潇睫毛一颤,忽然笑起来:“不必这样客气,潇潇。”片场一直有人关注这边,见到影后这样,有些嘀咕:莫非这两人是旧识?这个圈子果

  • 都市之最强造物主第4章在线阅读

    午饭时间。“嗨,塞德里克?”坐在他对面的棕发女孩特蕾拉里特关切的问他:“没胃口吗?”塞德里克摇了摇头:“没有。我吃饱了,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许多人应和他,然后他放下手里的餐具站了起来,那个女孩儿似乎想追上去,但塞德里克走的太快了,她站了起来,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又坐了回去。“别担心亲爱的,”特蕾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