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在异界开副本之第十章

作者:倾梦红尘 来源:飞卢小说网

星际风水大师10·丘喵:顾将军,您的身材真不错呀喵~

“顾闻乐?”顾闻业脸上摆着无辜,略过了丘延平的问话,反过来问道,“怎么了?”

“也没什么,”丘延平微眯了眯眼,抬手微微遮着正对着面的落日余晖,扭头对顾闻业说道,“就是时不时收到他的邀请函,锲而不舍得让人觉得烦。”

顾闻业微噎,说道,“那为什么不应他的邀请?”

丘延平轻轻啧了一声,“要是什么人的邀请我都应,那我可太廉价了。”他看着脸上露出些许不自然的顾闻业,突然笑了笑,说道,“你和顾闻乐,是有些关系吧?”

“……嗯,他是我弟弟。”顾闻业脸上挂着笑,没有一点尴尬的模样,“其实说来,还是因为我的缘故,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扰丘先生,还望丘先生见谅。”

丘延平了然地稍稍扫了一眼顾闻业的双腿,“你的腿,肌肉肌腱已经彻底愈合了,但是始终无法站立起来,这的确是与精神力方面有些关系。具体如何,待之后我看了再说。”

顾闻业微微绷直了身体前倾,他意外丘延平居然会主动提出为自己检查双腿伤势,他的声音里多了一些激动,握着轮椅扶手的双手微微用力,不过即便意外惊喜,顾闻业面上还是沉稳又风度,“谢谢丘先生。”

——可能俗称,闷骚?

丘延平对于顾闻业这幅姿态,微微扯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客气。”

瞧,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他过去一直不乐意搭理一个贵族精英款的人了,连开心喜悦的情绪都要端起来,藏在一张风度翩翩的面具下,给人的感觉就太不实在了。

顾闻业向来对旁人的情绪变化十分敏感,他意识到了丘延平的情绪似乎没有之前那般愉悦,但是却找不到理由,是他说错做错了什么吗?顾闻业微皱着眉默不作声地思考着,两个人之后便是一路无言地走到食堂。

食堂很大,八列长桌宽大整齐地列在食堂里,每一张长桌上都摆满了数十道不同类型的菜肴,长桌桌面宽阔,大约有一米半左右的宽度,每个学生都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小型飞行机器人,可以为他们夹取自己喜欢的菜品。

丘延平走进食堂,便是看到漫天的小型飞行机器人到处乱窜,他稍显惊讶地顿了顿脚步,顾闻业见状微微笑了笑,主动为他解释道,“这是布菜机器人,学生食堂稍微乱了一些,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教师用食堂。”

“学生和老师还分开来?”丘延平挑了挑眉毛。

尽管丘延平话里似乎只有简单的疑惑,但是顾闻业还是敏感觉出了丘延平眼里的戏谑和极淡的不赞同,他微仰头看了一眼丘延平,与他对视道,“老师在场,学生吃饭的时候未免会有些顾忌,放不开,还不如另辟一个单独的小食堂出来。”

丘延平“哦”了一声,移开视线,他跟在顾闻业身后,由顾闻业领路穿过一条窄小的林径,到了教师用的食堂。

“这片小林子倒是长得幽密。”丘延平打量了一眼林径左右两侧的乔木群,语气不明道。

“这片林子?”顾闻业听见丘延平突然开口提及不相干的东西,微侧目了一下,但也没发觉这小林子有什么值得丘延平额外注意的地方,他微摇了摇头,说道,“这片林子在我离校的时候还没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多出来这么一片的。前面就是食堂了,丘先生饿了么?”

“嗯。”丘延平收回视线,微微点头,他垂在衣袖里的指尖亮起一个白色圆球形的光芒,在顾闻业不注意的时候飞射出去,落入那片林子之间。

白色圆球就像是一个第三方视角,帮助丘延平观察整片林子的状况。

这片树林怪异的乔木分布生长有些让丘延平在意,槐木与杉木各列在林径的左右两侧,树木之间是整齐的三点三尺距离,若是连成一线,像极了八卦阴阳,槐木为阴木,意为阴极,杉木为阳木,意为阳极;还有这片人工特意开掘出来的林径,秋意才刚冒出了点头,便是惹得满地的黄叶铺满了地面,蜿蜒的路径走向从远处俯瞰,就像是一条倒卧在地上的金龙。

龙卧阴阳!

丘延平垂下眼,他不信这样的布局会是一种巧合。

龙卧阴阳,聚四象风水而大起,龙首正对处便是点睛龙穴,风水最佳的地方,然而这一布局却是有着致命的反噬。阴阳八卦事实上是用于围困正气极盛的金龙,金龙卧于此地,虽带来了极佳的风水,但同时,被围困住的金龙却是怨气极大,这般怨气久而久之,便是会渗透入这龙卧阴阳的大局之中,影响到周遭人事,绝非好事。

小径的左前方便是食堂,丘延平远远指了指小径的尽头,问道,“那幢建筑是哪儿?”

“嗯?”顾闻业顺着丘延平指向的方向望去,回道,“那里就是我们的教工宿舍了。”

“哦……”丘延平应了应,那看来教工宿舍就是这龙卧阴阳局最大的受益处。换句话说,他们要找的幕后之人,也许就是这所星际械斗学院的教师职工。

教工食堂要比之前的学生食堂缩水一大半,菜色也少,丘延平还以为教工食堂的饭菜会优渥一些,却没想到反而还不如学生,他有些微讶,顾闻业见此笑了起来,“丘先生是不是有些后悔,该去学生食堂那儿用饭?”

丘延平噗嗤乐了乐,“我看起来很失望?”

“嗯,像是没抓着把柄的失望。”顾闻业没客气,挺坦率地把丘延平的表情描绘了出来。

丘延平:“……”那看来他表情控制能力还有待加强了,居然真被顾闻业给看穿了。

两个人吃完了饭,丘延平又随着顾闻业回了他的办公室,盘问剩下的一半学生。虽然丘延平心中已经大致有了些许眉目,但是顾闻业这里的套话依旧让他发现了不少信息。

比如说今天上课的那名讲师王歌,似乎在学生中有着不太好的人缘,大抵是因为过于严厉又尖刻的缘故,平日里也没少被学生下了课捉弄。不过多是一些无伤大雅不登殿堂的小恶作剧,学生们也都懂得控制一个度。

——当然,今天白天的事情显然都超过了所有在场学生的意料,这已经越过了界线,而且事实上,今天课堂里王歌完全没有做出任何引起学生不满的举动和言论,他完全是由于阻拦学生们之间的争斗而被牵扯进来。

“王歌是这所星际械斗学院资格最老的讲师了,当初他也是我的讲师之一。”在盘问完学生回宿舍的路上,顾闻业设定好了轮椅行进路线后,便两手交叠在胸前,微抬高视线看向丘延平,对丘延平的询问表示好奇和疑惑,“丘先生怎么突然问到他了?”

“毕竟是这起事故的最大受害者嘛,总归是有些好奇他的背景的。”丘延平笑着打哈哈,忽悠道。

顾闻业好像没有对丘延平的解释起疑,他“嗯”了一声,想了想继续说道,“不过在我印象里,王歌虽然讲课的时候脾气略有些暴躁,但是还不至于像如今这样尖刻,整个人都显得极有攻击性。”

丘延平挑了挑眉毛,“说不定是在你走之后的这几年里,他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毕竟人的性格会因为巨大变故发生变化,他若是脾性大改,必定是有理由的。”

“也许吧。”顾闻业点了点头,却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刨根问底,这是王歌的私事了,不在他该插手了解的范围里。

丘延平看出顾闻业意欲终止这个话题,他没有再询问下去。也许顾闻业觉得这是王歌的私事不该过多干涉,但是在丘延平这儿,王歌与这件案子有着直接的联系,那王歌的私事经历便不再是一个他丘延平不该插手了解的领域了。

丘延平打算之后自己去调查王歌的情况,不过在这之前呢,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这是丘先生的宿舍,我的宿舍就在你隔壁。”顾闻业领着丘延平到了两人的宿舍楼梯口,宿舍楼是一层两户式样,顾闻业宿舍的对面就是丘延平,他停下了轮椅,微微笑着看着丘延平,“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那么,祝你晚安。”他有礼地朝丘延平微微颔首。

丘延平站在顾闻业的对面,两个人之间大概就隔了大半米的距离,他微微顿了顿,也跟着虚伪地笑了笑,摆足了有礼的模样,“晚安。”

这距离感硬生生又被顾闻业扯开了。丘延平心里极其不是滋味,他当然也不是自来熟的类型,但是两人先前分明是有些熟络的感觉,偏总是时不时被顾闻业那礼貌宝宝款端着的姿态不自觉又拉开了一大截的距离,仿佛又是两个极其陌生的人,这三番两次的,丘延平有些不自在地炸了毛。

他丘爷的精神力给人看病那是得按时收费的,他才不腆着脸主动凑过去给那谁谁看腿呢!他转了身进了自己的宿舍,砰地把门关上。

顾闻业摸了两下鼻尖,他似乎又惹了丘先生不高兴了。

顾闻业回了自己的宿舍,刚脱了上衣打算洗漱,外头的门铃便响了,他微挑着眉,随手拿了一件外衫披上,也没扣上扣子便滑着轮椅过去开门,“丘先生?有事吗?”他看到丘延平也不意外,这个时候会来按他门铃的,只有丘延平了。

丘延平看见顾闻业微袒露在外的胸腹,轻咳一声,意识到自己似乎正巧打扰到对方了,他不自在地挪开视线,说道,“那什么,我临时起意住来,忘了准备换洗的衣衫,想问问你这儿有么?”

“我们身形差不多,你应该是能穿下的,请稍等。”顾闻业了然地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屋去给丘延平拿衣服,他转过身的时候,嘴角勾起了一个不明显的弧度,丘先生似乎看起来极容易羞窘,一点也没外界说的那样性子乖僻又桀骜。

丘延平看着顾闻业进屋的背影,暗恼自己挑拣了一个不恰当的时间过来,下回他要是晚上敲门,他一定先在自己屋子里算一卦,宜敲门了再过去。

他暗恼着,却又不合时宜地想到顾闻业那半袒露在外的胸腹,他在心里头无意识地想着,顾闻业虽是下半身无法行走,但是这上半身的料,还是十足嘛。

咳_(:зゝ∠)_

延伸阅读

科宝试验设备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auz5.shtml
东莞市科宝试验设备有限公司(KEBAO)是中国出众的试验设备制造商,公司位于东莞市金

罗杨氏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x6wq.shtml
罗杨氏纺织面料位于各地针织名镇--张槎。成立于2007年,质量从原料采购、生产织造、

四海九州酒店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bhw6.shtml
四海九州酒店加盟公司简介四海九州(青岛)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国领先的酒店管理品牌运

怡新儿童玩具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p3g7.shtml
怡新玩具的生产地位于中国的玩具生产基地,玩具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遥控玩具,电动

幸运小商品城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g0fi.shtml
1.不收取进货款之外任何费用.[不收加盟费,不收支持金,不收押金,不收区域保护金,不

悦潮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akw8.shtml
悦潮男装总部是一家生产及网上的诚信商家销售大型公司,公司坐落于杭州萧山,交通发达。本

安睡宝宝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u5m0.shtml
成立于1993年,座落于美丽的国际山水名城--桂林,专业生产优质、舒适、卫生的妇女卫

熊猫小家电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suoa.shtml
熊猫小家电加盟_公司简介跨越了七十年波澜壮阔的岁月,熊猫集团,这个被誉为中国电子工业

1392音乐牛扒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uys2.shtml
1392音乐牛扒顾名思义是一生就爱牛扒,以时尚、休闲、快捷为主题!1392音乐牛扒是

湖电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ackh.shtml
湖电汽车用品建立了完善的产品体系,主要产品有汽车发电机、调节器、喇叭、闪光器、点火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身执意守活寡(穿书)在线阅读暗通款曲

    002三月初,几场春雨过后,倪府的后院里换了副浓艳光景,满庭牡丹争芳。前天东院刚办过喜事,大老爷倪孝棠刚刚迎娶第十三房姨太太。这十三姨太是从南直隶引进的秦淮名伎,天生的一把好嗓,尤擅酸甜乐府的各种曲牌,能把缠绵悱恻的曲调唱出花儿来,入京后一度名震八大胡同;所以被大老爷豪掷十四万两赎身,进门做了姨太太

  • 蔚蓝管理者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说,你真的要住在这里?”“嗯。”不怪同门的师姐要这样询问,因为眼前的山和地,真的是太贫瘠了。土地干裂,不见一丝苍翠,唯有一二棵枯黄的杂草勉强地站着。不见树,不见水,不见人也不见牲畜野兽,或许只有那些零散的白骨证明过,这里曾经的确有什么活着的东西。但石矶却很高兴。哪怕这里就是他预备搬过来的新家住址

  • 男配多可人在线阅读第6章

    A市,某酒店内,一袭红裙的巩听云听着突然安静的电话那边,咬着唇,点了静音。“她是什么意思?”即使是先前与金主交流,大多时候也是金主捧着她,主动送上门求对方还是巩听云火后头一回。极长时间没有体会过身处低位滋味的巩听云越想越气,丝毫不顾身旁经纪人与助理的想法,一通火直接洒了出来。带她的经纪人接手她也没多

  • 正邪两赋在线阅读这样的人生有意思吗

    “你的心里是不是根本没有这个打算?”方言清看着侄子,缓缓说。“满满……”方航明仿佛有一种被人击穿心底的慌张:“我只是想说,我的建材生意现在还是能做得下去的,只要我能度过眼前这个难关……”“要我说啊,你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李彩霞插话说:“我对那些算命八字之类也懂得一些,八字这东西真的很玄乎,不能

  • 蓦然回首忘忧时第5章在线阅读

    黄昏了,太阳依然不饶人地迟落早起侵占去大部分的夜。夜仿佛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体;它给太阳拥抱住了,分不出身来,也许是给太阳陶醉了,所以夕照霞隐褪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夕阳滑落的景色美妙绝伦,一点儿也不比日出逊色。楚天熙来到生活区里的一家奶茶店,奶茶店的桌椅都摆在门口,楚天熙坐了下来,点了一杯咖啡。楚天

  •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凤栖梧桐在线阅读赠予璎珞

    定国将军府内,远远就听见一声惨叫,谁都知道那是谁的声音,也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所有人都已司空见惯,不再觉得稀奇了,除了那个整天能惹事的小将军,谁敢在这里放肆。独孤峒看着手拿军棍怒火冲天的父亲,气势汹汹的这是要把独孤朗大卸八块的决心呀,不过再看那个惹事的主,独孤峒也不禁暗笑,他都在屋顶上呆了

  • 恶毒女配互撩指南[穿书]在线阅读第6节

    “哎呀,路易丝你干吗突然说话那么认真啊。好,我接受任务。”叮,获得任务‘小苹果的灵魂’系统声响起。“没办法呀,那是我给予玩家任务时一定要有的语气嘛。”路易丝调皮地微笑说道。“等你完成任务的时候,就可以来我这儿领取任务奖励哦。”路易丝说到此处,声量突然变小:“嗯,各个你是好人,路易丝给哥哥双倍的奖励哦

  • 我搞到了年级大佬第一章在线阅读

    “这人看的好熟悉啊,好像是以前的过气童星楚易啊!”“竟然是楚易?”“这里是国风美少年,可不是国风老大叔!!”台下传来一阵嘲讽的嘘声,想要将楚易赶下台去。“爸爸加油!”“爸爸最棒!!”“爸爸……加,加油!”只见三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还在奶声奶气拼命的大喊,为楚易加油鼓气。这是他最为宝贝的三胞胎,为了她们

  • 女alpha求“生”欲很强第1章在线阅读

    一阵寒风刮过环绝寺屋檐下的铜铃,带起了清脆铃音,传向了远处的山谷。沉思中的白衣少女,停止晃动了手中的转经轮,看向了窗外蔚蓝的天空,长长的叹口气,再次陷入沉思之中,手中的转经轮依旧一圈圈的转着,仿佛一世世的轮回都掌控在她的手中一般。环绝寺本隐匿于环绝谷背风一侧的山坳里,若无大灾大难铜铃绝不会响动。而寺

  • 地狱电影院之局外人在线阅读第8节

    **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静谧浓郁。张忻阅掐了烟,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极为认真盯着电脑,“张忻然回自己屋住了。”杨文远走过来一看,“艹,瞎折腾。”屏幕中抱被睡得呼噜噜的人正是昨晚住在张忻然房间里的杨文涛,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又和小哥哥换回来了。针孔是杨文远白天趁张家人基本不在,躲开佣人偷